夏天並不知道最底層有人在惦記他,不過以他的性格,就算知道了也是一臉無所謂,畢竟對方又不是什麼絕世美女。

ipad89.com這時候,他剛解決了一個不算麻煩的小麻煩,帶着寧蕊蕊繼續向前行進。

山谷裏的黑霧已經全部消散不見了,視野也開闊不少,前面不遠處就是一片山谷的盡頭,擡眼就能看到一座長橋,還是比較老式的石拱橋,好在比較寬,大概相當於六車道。

寧蕊蕊心中不免有些奇怪,在這麼個沒多少人的海底空間,誰會這麼閒居然修一條這麼寬的石拱橋?好在這個問題也只是在她腦中一閃而過,並沒有糾結於此。倒是移目看向夏天的時候,她心裏涌起了一個問題。

“你沒事吧,我剛看到那個冒牌貨好像把什麼東西注進你體內了,不會有什麼事吧。”寧蕊蕊也不知道自己是擔心還是好奇,即便看着夏天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,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。

“就是一些鬼影而已。”夏天嘻嘻一笑:”小長腿妹,我可是冰火靈體,那種東西是傷不到我的,早被我體內的火靈氣燒沒了。”

“那你這個冰火靈體很厲害嘛。”寧蕊蕊點點頭,也暗暗鬆了一口氣,”居然還有這麼神奇的功能。”

“當然厲害了,神仙姐姐說過,這是千年都難得一見的特殊體質。”夏天笑了起來,不無驕傲的說道:”而且逆天八針必須配合我的冰火靈體纔有效果,所以天底下只有我才能修煉。有些白癡根本不懂,還總想着從我這裏搶逆天八針。”

寧蕊蕊奇怪的問道:”有很多人知道你會逆天八針嗎?”

“應該不多,不過也遇到過幾個。”夏天仔細想了想,除了他的老婆們之外,就是幾個已經被他幹掉了的修仙者,再就是有個別見識過逆天八針的人,而普通人根本聽都沒聽說過逆天八針。

“你說把我們引到這裏的那位所謂的修仙前輩知不知道?”寧蕊蕊忽然想到了一個比較嚴峻的問題,”他會不會其實就是衝你的逆天八針去的?”

“不知道,有這個可能。那天救下蘇葉的人,肯定就是他。”夏天並不怎麼上心,隨口說道:”這說明那個白癡肯定早就在盯着我了。不過這種鬼鬼祟祟不敢露面的白癡,沒什麼好擔心的,對我構不成什麼危脅。”

“那也夠煩的,早知道不來了。”寧蕊蕊知道夏天的性格,基本上對別人的陰謀詭計什麼的完全不上心,因爲他始終認爲別人不可能傷得了他,自然就不會在意。可是她不能不在意,怎麼說這次夏天也是因爲她才被捲進來的,要是真發生了什麼事,那她心裏肯定會有些芥蒂的。

“小長腿妹,你沒必要想那麼多。”夏天摟着寧蕊蕊,一臉淡然的表情:”沒有這次冒險,那些白癡還會想別的辦法來對付我。所以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,不用考慮那些亂七八糟得東西,只要開心就好。”

“知道了,有時候也覺得你確實挺可靠的。”寧蕊蕊笑了笑,這話聽着雖然還是有些土味情話的感覺,但她也確實感受到了夏天的真心,也許這就是他能得到那麼多美女垂青的原因吧。有他在,她真的可以隨心所欲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而這一點實在是太迷人了,可以說沒有多少女人可以抵擋。

啪!

話剛說完,寧蕊蕊就感覺自己的俏臀捱了一掌,欣賞瞬間化爲羞惱:”死流氓,你打我幹什麼?”

“小長腿妹,你說錯話了,當然要捱打了。”夏天一如既往的喜歡寧蕊蕊臀部傳來的美妙手感,臉上卻裝出不滿的神情:”什麼叫有時候我也很可靠?我可是你男朋友,隨時隨地都很可靠。”

“在沒有我的允許下,你不準對我動手動腳的,聽到沒有。”寧蕊蕊美眸白了夏天一眼,她算是明白了,這貨壓根就不經誇,也不能誇。

“小長腿妹,你又說錯了。”夏天一本正經的說道:”我沒有動腳,只是動手了。”

寧蕊蕊很是無語:”懶得理你!”

兩人不緊不慢地向前走着,十來分鐘後,就走到了那座石拱橋的邊上。

“霞飛渡?”寧蕊蕊看到石拱橋上左側立着一塊碑,不由得笑着說道:”這名字聽着跟霞飛路挺像的,難道是魔都人建的?”

“當然不是。”這時候,邊上響起一個頗爲清朗的聲音,”傳說中,霞飛渡是通往仙界的橋樑,即是霞舉飛昇之渡口的意思。”

寧蕊蕊扭頭一看,這才發現不遠處的角落裏站着三個神態各異的青年男女,說話的這人是三人中看起來最爲年輕的,長身玉立,劍眉星目,又穿着一襲得體的白衣,頗有些古代濁世佳公子的風範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?”寧蕊蕊隨口問道。

白衣男子呵呵一笑,衝寧蕊蕊拱手說道:”在下牛飛揚,是個修仙者。這兩位是同行的道友,一個叫馬舉才,一個叫鹿雲客。”

“我叫寧蕊蕊,他叫夏天。”寧蕊蕊見對方言語客氣,於是也做了自我介紹,不過只是說了她和夏天的名字。

夏天補充了一句:”我是她男朋友。”

“在此處見到二位,也算是有緣。”白衣男子笑容更甚,再次拱手道:”我看兩位衣着頗爲新穎,想必剛來此處不久,有心想向兩位打聽些消息,不知可否?”

這人講話的腔調,不文不白的,聽着略有些彆扭。

“你問吧。”寧蕊蕊向來樂於助人,況且對方並沒有露出什麼敵意來,回答些許問題也算舉手之勞。

白衣男子跟另兩位散修交換了一個眼神,然後衝寧蕊蕊問道:”不知道寧小姐知不知道終南山全真派?”

“這個當然知道,現在是旅遊勝地,聽說還有不少高人雅士隱居在那裏。”寧蕊蕊隨口說道,”好像全真教的道庭也在那裏,不過現在也只是用來招徠遊客的。”

“好極了。”那個叫鹿雲客的青袍男子忍不住擊掌叫好,”終南勝境,果然沒有毀於戰火。”

“那青城山的青城派呢?”馬舉才也忍不住開口問道,”是否還在?”

wWW▪ тTk an▪ c o

國內的名山大川,寧蕊蕊幾乎都去過,自然知道一些情況,於是說道:”也還在,現在還是個五A級景區,比終南山還多一個A。”

這兩人聽不懂什麼五A級、四A級之類的說法,只是聽到山門還存在,面上就露出了欣喜的神情。

“我看姑娘也是我們修道中人,不知何門何派?”白衣男子一臉自信的表情,笑着說道:”在下出自大名鼎鼎的聖手門,我想兩位應該聽說過。”

“我沒有門派,也沒有聽說過什麼聖手門。”寧蕊蕊表情淡然,實話實說。

白衣男子面色一冷,略有些不快的說道:”聖手門在武功山,乃是華夏第一修仙門派,你竟然沒聽說過,簡直笑話。”

“武功山我知道,聖手門確實沒聽說過。”寧蕊蕊見這人莫明其妙地就變了臉色,心裏也有些不快:”至於什麼華夏第一修真門派,更是聞所未聞。”

“不可能!”白衣男子怒容滿臉,指着寧蕊蕊道:”你這女子既是修道中人,爲何滿口謊言。百年前,我聖手門中一位師叔就是華夏第一修士了,離金丹期也只一步之遙。現在時間已過去百年,我聖手門應該早就稱霸修界了纔是,你怎麼會沒聽說過。”

“這麼說……”寧蕊蕊忽然問道:”你們一百多年前就被困在這裏了?”

“不到百年,不過也有九十多年了。”白衣男子臉露尷尬之色,訕訕的說道:”還有注意你的言辭,我們不是困在這裏,而是有了奇遇來到了這裏。後來見這裏靈氣充沛,有益修行,於是留了下來。”

說着,這白衣男子感覺不對,怎麼話語的主動權轉到對方口上了,於是接着反問了寧蕊蕊一句:”寧姑娘,聖手門百年前就是實力雄厚的修仙門派,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說。”

“隨你怎麼想吧。”寧蕊蕊擺了擺手,接着說道:”不過,我想說的是,百年時間滄海桑田,你們那個什麼聖手門確實沒聽說過,有沒有稱霸修界我不知道,但是所謂的修界我覺得可能也不存在了。”

夏天倒是知道一些情況,還是以前聽漂亮丫鬟顧含霜說的,百年前國內的修仙環境其實還可以,至少存在着許多修仙門派,散修的數量也不在少數。只可惜,後來有個所謂的前輩在終南山搞事情,最後大部分的修仙者都死在了那裏。剩下那些苟延殘喘的,後來還被夏天給解決掉了。

這麼說起來,國內所謂的修界好像是滅在了夏天的手裏。不過,夏天也沒把這當一回事,畢竟那就是一幫廢物,修煉這麼久連一個金丹期都沒有。

“沒道理啊。”白衣男子皺緊眉峯,喃喃自語道:”卓師叔曾經說過,他有辦法讓天下修士都聽他號令,彼時正值國亂,我聖手門應該可以趁勢而起纔對啊。”

“小長腿妹,你搭理這白癡幹嘛。”夏天懶洋洋的說道:”什麼剩手門剩腳門的,聽着就像是個野雞門派,說不定早就被人給滅了。”

“你住口!”白衣男子瞬間暴怒,指着夏天吼道:”敢辱我師門,我牛飛揚豈能饒你,且吃我一劍!”

“劍”字剛出口,白衣男子便探手腰側,只一摸、一抽、一彈,七尺長的軟劍就到了夏天的面前,直刺他的咽喉要害。

這一劍,速度奇快,角度刁鑽,出手又毫無徵兆,把寧蕊蕊都給驚了一下。

“小心!”

果然,劍尖毫無意外地刺入了身體中。

If you have any inquiries regarding where by and 沈傾很是無奈的感慨著。 – 末日樂園 how to use 我又點了點頭。 – 作家的精神現象學, 清脆的聲音響起,在夜寒的身後,黑暗領域竟然開始了破碎,承受了那麼多的戰鬥餘波,這一片領域也達到了極限。 – 嘬五糧液看小說 you can contact us at our web-page.

Leave a Comment